kei_1859

完美世界的彼方[PSYCHO-PASS同人]——31(上)

冰之境界:

#31 药


不识趣的闹钟守时地叫唤起来,吵醒了睡得正香的神经。长睫毛犹如蜻蜓的薄翼颤了颤,形状优美的眉毛也忍不住微蹙,像是做了很大的心里挣扎,最终——放弃了苏醒。


闭着眼的槙岛翻了个身,手臂自然地甩了一下,正巧打到了睡在旁边的人。


“嗯?”


神智有了即将清醒的前兆,惺忪睡眼像贝壳羞涩地张开一条缝,渐渐露出了那对藏在其中的金色珍珠。


“狡……啮……?”


在看清赤裸着上半身的枕边人之后,槙岛的大脑产生了瞬间的短路,不过很快就以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恢复正常。


“醒了?”


“嗯……我都忘了,昨晚我是睡在床上。”


习惯于在冷冰冰的地上打地铺的他,险些忘记了床铺的温暖,记忆不自觉地倒退回昨晚,他和狡啮入睡前的那段时间——


“今晚你睡床上吧!”


将松松垮垮的领带解开,靠着床边的狡啮如是说。


“怎么了?今天格外体贴啊!”


“我一直都很体贴,就算是杀你时也是一枪毙命,没让你有多余的痛苦。”


“呵……看来我还要感谢你杀我杀的这么痛快呢!”


放下正要铺的被褥,槙岛来到狡啮身前,一伸手搂住了近在眼前有着蜂蜜光泽的脖子。


“一起睡如何?反正有两套被褥。”


“我可以把这当成是邀请么?”


虽然面不改色,但狡啮胸腔里的心脏却仿佛因闻到了槙岛的体香而兴奋起来,化为一头比小鹿野蛮得多的野牛,横冲直撞。


“这是符合我风格的体贴方式。”


“那还真是不懒呢!”


顺应本能,狡啮双手搂住槙岛的肩膀,将唇贴了上去。


他正在亲吻半年前他一度手刃的罪犯——凶狠、狡诈、聪颖、残忍的罪犯,同时也是孤独的罪犯。那时,他只是一味注视着这个罪犯的滔天罪行,却忽略了某些早该被发现的东西——


例如情感——执着、理解、喜欢……


直到这名罪犯离开他,才意识到在疯狂的追寻中,他其实真正想要的,是这名罪犯本身。


男人的本能,永远都不是理性、道德、正义这些冠冕堂皇的词语压制得住的,那是最容易发疯,最容易失控,也是最容易看穿的东西。


“不管是谁……救活你的人……我很感谢。”


意犹未尽的吻暂时告一段落,狡啮将槙岛拥在怀里淡淡地说道。


“你恐怕不会想感谢他的,因为如果我没猜错,救活我的人和制造我的克隆体的应该是同一个人。”


扣在腰间的手微弱地抖了一下,槙岛翘翘嘴角,扬起埋在狡啮颈窝里的头。


“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,不过肯定不是为了批量生产我来卖钱就对了。”


金色的瞳仁映在狡啮的黑眼睛里,犹如夜幕中的北极星,璀璨夺目。


“就算这样,我还是要感谢他,如果不是他,我恐怕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


“后悔了么……当初杀了我?”


单刀直入的问题,问得狡啮措手不及。沉默片刻,明知很丢脸,可他还是坦率地点点头。


“现在看来……是有点……”


“呵呵……”


“别笑我啊!”


不满的目光滑到了槙岛的唇上,向上弯起的嘴角总觉得像偷吃了甜果子,挂着几分得意洋洋。狡啮禁不住火大,有种想把这两片唇吻到再也笑不出来的冲动。


“你在想什么?我有不好的预感……”


“你的预感很准,我在想怎么惩罚你!”


扑通——


身体一下子失衡,突如其来的冲击力破坏了重心的稳定,槙岛整个人栽倒在床上。


厚厚的被子被压出了一个大坑,床单也像一夜之间老了几十岁似的,满是皱纹。


“你这是要干什么……”


“我想干什么你猜不到?你不是很了解我的想法和行动吗?”


狡啮说着,揪住了槙岛上半身唯一一件衣服——白衬衫的衣领。


忍耐,已经溃堤了。


被理性捆绑的太久,现在冲出樊笼的他,只想任由野性的本能摆布。


纽扣被解开了,一颗、一颗、一颗,缓慢的令人心急。每一根手指像是在进行高难度的紧张作业,动作小心翼翼。


全身的血脉都在沸腾、喷张,狡啮盯住槙岛的那对眼睛,就像在盯着受了伤即将被吃下肚的猎物。


欲望,剧烈燃烧着。


很快,雪白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中,好似味道甜美的冰淇淋蛋糕,咬上一口满是滑嫩松软的奶油。狡啮情不自禁俯下身,在散发着绝对诱惑力的锁骨上咬了一口。


“嗯……”


挤了下眼睛,槙岛觉得自己不是因为疼才发出这样的呻吟声。


“别做的太过分……搞不好‘老师’说的‘祭典’明天就开始了。”


“不会的……”


狡啮一边否定,一边用舌尖啄吻香艳的锁骨,所经之处,留下了一串湿润的轨迹。


“真不知道你说的‘不会’到底是在否定哪个?”


“我是说我不会做的太过分……”


话音刚落,狡啮的吻停止了,垂下的视线被槙岛胸前小小的,泛着樱粉色的肉粒深深地吸引住,像黏在上面似的怎么移也移不开。


察觉到这股热烈的目光,槙岛的脸颊掠过一抹绯红——


真的只是浅浅的红,好似加了水的水彩,然而在过于白皙的面庞衬托下,却格外显眼。


第一次,看到这样的槙岛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狡啮一定想象不出槙岛害羞时是什么样子。


这个男人也有可爱的一面啊……


这样想着,他伸出手,纠缠着犹豫和饥渴的指尖,轻触了一下那颗含苞待放的粉红花苞。


实在是太小了,小到狡啮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……男性的本能是追求丰满圆润的胸部,并且先天性地知道如何做能带给女人快乐。可对方换成是男人,他不敢肯定用相同的方法也能让槙岛品尝到快感的滋味。


染上羞怯的茱萸很安静,和槙岛一样,只是安静地看着他,仿佛在等待和考验他的下一步动作。


“怎么感觉……好有压力……”


“我才是下面的那个,怎么想都是我更有压力吧?”


坚硬的紧张感被含笑的声音融化了那么一点点,狡啮不由得苦笑。


“话是这样没错,不过你不觉得压着这么从容的你,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?”


“那……换我在上面?”


“不行!”


连四分之一秒都没用上,狡啮的否决迅速而坚定。


闻言,槙岛笑得更厉害了,颤抖的银白色刘海有几缕挡住了眼睛,不过很快就被狡啮拨开了。


交汇的目光贪恋着彼此,仿佛有磁力一般,目光的主人也情不自禁地相拥。



一碗拍照的面:

【慎点,噪点有,什么都有,】

飞机延误,终于从杭州回到广州。

全身上下都要死了。

回到广州从凌晨三点睡到了晚上八点【、

好累,心也好累,各种不好的事情同事发生。。

例如..来大姨妈...闪光灯坏了,晚上被风吹到头痛..各种暴雨..

已经完全没有技术含量可以谈了。iso直接逼到了6400....

没有打杂,对不上焦,外加近视没眼镜。

总之就是快哭了,都不知道怎么后期好。原图都是黄到死的。


本来掂量好题材才出发的,结果什么都没拍成。

本来拍了夜景还打算拍白天的结果第二天暴雨了...


妹子也是累得晚上没卸妆直接睡着了第二天喊着脸疼。。

=。=对这次旅行还挺满意!对两个酒店都满分。

乌镇西栅白天会好看,晚上实在是感受不了啥,因为灯都是半现代的。

我觉得晚上照在树上的灯都特别丑。

除了有个地方是卖灯笼的,特别好看。走着走着我又想穿越了【。

还有一个白天才开放的染坊,错过了。

另外,就是人好多!不是旺季不是周末也是多到不行!果然是旅游景点。

259张有160张是试灯试光。硬挤出这么多张是因为我不想我在乌镇的记忆是一片空白。。。。。反正也是拍的丑...好丑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妹子了OTL。

如果我再在旅游景点取景我就是傻逼。

被人围观到哭。突然好佩服尤三师叔那套七秀。

呜呜呜呜呜呜我先去哭了。


第三天去了西湖,走了断桥,走着走着就想背着重剑飞过去了。

突发性中二病【。


乌镇西栅这个地方我会再去的,去了不后悔。

Cosplay写真馆:

为娘清仇Irene:

#摄影#


#cos# #cos正片# 

【缘之空】春日野穹 

cn:颜@边家阿颜

妆娘@云南coser网_化妆师幽米米 

摄影:为娘清仇@小三姨 

后期@AKA红红_少说话多做事 

后勤小天使@MoYa榕 @宇顺张小葵 

第一次出正片,谢谢大家的帮忙~~~有不还原的地方请多多指教~

【女神异闻录3+4】--another world--

微热:


+


+


鬼太郎:唯川


番长:晋月


photo:193丨娜娜丨huha


THX:小白丨小予


+


+



 



  


 



 




 


 +


+


+


+


 贺P3M上映!


和番长从白天爱到晚上!


上次放P3图的时候,刚好赶上P3M第一支PV公布,如今都上映啦!一开始激动得不得了现在反而平静许多,反正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到QVQ


感谢导演深夜提供场地拍照,谢谢花哈娜娜小白小予那么冷的晚上陪战到半夜QAQ你们知道我是爱你们的,天天都在爱!爱也说不完!!!简直就是大家帮助我走出了瓶颈期!谢谢亲爱的晋月跟我


一起鸡血,虽然最后我还是把刀搞掉了_(:з」∠)_ 亲爱的番长最最最最爱你咯!P图排版的思路一级棒啊!不愧是专业的!大部分后期都辛苦你了…谢谢给第二次忘记拿衬衫的我借衬衫!!!后期受到了N多启发!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……我们P4也要加油哦!


真是难忘的回忆啊,三点过四点才睡,早上七点爬起来化妆,因为第二天拍逆转QAQ 连战两天老年人是有点儿遭不住呢



附赠一张夕阳下的青春……


 



 



 

梦岛:

【仙剑奇侠传四】14.7.30

柳梦璃 CN||i.s.land

妆||后期||i.s.land 摄||胖爷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仙剑一直是喜欢的游戏系列,梦璃也一直是心中的女神。这次想好好还原梦璃的气质,前两天试着行为举止高冷一点现在回想起来简直丧心病狂到不行。。。

后来修片子的时候还是有一点遗憾,感觉自己的梦璃好像没有那种冷美人的气质QWQ


甜雨雲:

地上に隠れ住む月の姫 


蓬莱山 辉夜 cn 乐仔

PHX:胖叔



公主一直都是自己非常喜欢的一个角色,无论是气质还是历史背景,都让我非常着迷。很早以前我就在想,我到底能不能驾驭这种气场呢,于是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入了公主的衣服。

老实说一直都很不喜欢关于公主闲散的二设,像是NEET属性,欺负属下,每天和妹红进行着幼稚的争论,虽然很可爱,但是怎样也喜欢不起来。在我心里,辉夜就是美丽的竹取姬,背负着罪隐居在迷途竹林的深处。如此封闭了几千年,我想公主的心情也很复杂吧。也许就是在这种心态下,我产生了真心想还原出心中高贵优雅的公主大人的想法。

很可惜的是国内能取景的地方实在是太有限了,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片小小的竹林,但是可取用的背景真的少得可怜。冬天到竹林的时候竹子上都开始泛白了,所以竹子上几乎都反射着白惨惨的光QVQ虽然有点可惜,但还是尽力的去表现了~老实说真的不太擅长去表现文静的气息呢2333333333毕竟自己是个每天都吵吵闹闹的欢脱的小神经病_(:з」∠)_

冬天真是冷啊~修片的时候看到自己的手指还有鼻尖都冻红了,当时也是被冻的僵硬的走不了路,一坐下来就根本站不能靠自己站起来了QVQ尽管如此,我还是加油的去表现了,虽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,但是能收到评论说看到了心目中的公主大人QVQ真的太开心太感动了啊~~

心中还有好多想去还原的角色,我会继续加油的!>w<

【瓶邪】梦断魂劳之旧房(短篇 he)

心因性失忆症:

    我再次联系上了那个住在三叔地下室的人。


    我点了一根烟一边抽着,一边点开了电脑屏幕右下角的“您有一条新的消息”的气泡。


    这台电脑已经用了快十年时间了。虽然它还能勉强运作,但反应迟钝得很。上次用这台电脑是在一切已经接近尾声的时候,是四年前的事情了,我连使用的动作都是如出一辙的,只是这一次,我不必耗费心思去猜测对方的用意,而是以自己的身份,联系上了这个人。


    他不是自愿被我联系的,如果不是我开出的条件太过诱惑,他连个屁都不会放给我,更别提我想要的线索。


    我用那盘蟠石玉作为代价。这种玉并不是纯天然形成的玉,而是纯人工打造的,一共十六块,一部分在一些人的手里,一部分甚至在一些暗无天日荒无人烟的地方呆着。这个玉的价值并非在它本身,而是它内里封存的东西。


    每一块玉里,都封存着一种特殊的金属块,金属上刻着的字,描述了当年这个计划的大概内容。但只有把这些蟠石玉找齐,才能得知整个计划。当年不知道是哪个核心的人物中途变了卦,竟然偷偷把这个计划记录了下来,为了避人耳目,取名叫做蟠石玉,稍微懂行的人都看得出来,这丫的就是一块做工极其粗糙的西贝货。


    我偶然在三叔家一间暗房里得到了其中一块玉。这老小子不知道到底偷偷窝藏了多少好东西,那房间里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,除了这块玉。


    我看见它我就知道,这是三叔特地留给我的东西。他似乎笃定了不会有其他人知道这块玉的作用和存在,这玉一定会到我手中,也不知道是哪来的那么大的自信心。


    一开始我觉得有蹊跷,研究了半天才明白其中的玄机,又找人调查了一番,在道上放出了几个意味不明的消息,这才联系上住三叔家地下室里的人。


    我按了几下键盘,发过去一句:“房子的地址在哪?”


    他好像急于拿到我手中的玉,片刻不停的发给我一个地址,我想了想,是在城郊。我立刻把地址发短信给了伙计,伙计几分钟后就回了我,说消息属实。


    随后我马上把玉的所在地的地址发给了他,是距离我所处的地方相当远的一个位置,他不会乘坐公共交通工具,来回将近三四个小时,而那里根本没有任何东西。我并不打算在我找到确切的线索之前把玉给他。


    摸了摸口袋里的玉,我心里默念一句无商不奸,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这点小事。


    而他也非常谨慎,意识到了我的小伎俩,沉默了一会儿又发过来:“玉在你身上,你可以放在那里,我会来取。”


    还是被他识破了。最后我同意了他的提议,我去那个房子里查看,找到线索后把玉留在那里。


    他的猜测是对的。这块玉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意义,我只想要我身边的人都安全,不要再有人为了这个计划牺牲,所以我本就打算换给他,因为他为了计划的完整实施,必须销毁这块玉,而玉上的信息,我已经得到。


    我马不停蹄的开了破金杯赶了过去,这条线索不能被除我以外的任何人再得到,就算是心腹的伙计也不行,所以我没有带一个伙计来。


    快要到达地方的时候,周围的人烟就变得越来越稀少,由一开始的几点灯火,变得一片漆黑。我有些胆寒,冷风嗖嗖的吹着,连虫鸣都是几乎听不到的,我的车灯就是这片黑暗中唯一的光,像是不小心开到了阴曹地府里一样。


    这一块区域能够如此寂静黑暗,当初应该也跟三叔家周围是同样的,房子都被人买下,请人打扫却不做他用。


    我稳了稳心境,在心里嘀咕几声阿弥陀佛祖宗保佑。踩了一脚油门,不久在一片空地上看到了那个人说的房子。


    是一幢二楼小洋房。红色的顶白色的墙,小巧玲珑的伫立在那片空地里。空地里无人打理,野草横生。房子的坐向是坐北朝南的,确实是一个较好的坐向,但面光的那面墙上却一扇窗户也没开。这样建造一间房子是违背常理的,因为房子里面几乎晒不到阳光,阴暗潮湿,不适合人居住。


    我知道我肯定找对地方了。直接将车停在了路边,下了车,拿着手机打开了手电筒的功能,一路照着穿过半人高的杂草朝房子走去。走近了才发现,这房子连个院子的门都没有,房子的墙体直接暴露在荒芜的杂草中,也不知道有多久没人来过了。


    房子外部的墙体根部已经是一片乌黑,我走上前一摸,竟然是风干的青苔。我心说乖乖这面可是朝阳的,以前湿气怎么有那么重?


    我找到房子背面的几台大理石小台阶,顺着走了上去,就到了一整块的大理石平面,周围还立着几根石柱。这个位置就像在房子的一角专门挖出的一个小长方形,边缘用几根石柱来固定,而门就在长方形内表面,是一扇老旧生锈了的铁门。


    我走到门前试着推了推门,发现门没有上锁,更容易就推开了,发出“吱呀”的声音。


    刚一推开没上锁的大门,屋子里积压的灰尘就扑面而来,我咳嗽了两声,心说这屋子到底是闲置了多少年了,一头大象进来都能被呛死了。


    在衣服上搽了搽手上沾的灰,打量了下这座房子。一楼是三室一厅的格局,地板是木制的,几扇房门也是,我心里一喜,心说有门,到处挂满了蜘蛛网,压着厚厚一层灰的东西乱七八糟地丢在地上。


    我的位置正对着客厅,客厅里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,只有几张散落的纸张。东南角有个厕所,旁边是一间卧室,再旁边则是一间锁了门的房间,空气里都是飘着的灰尘,整个房子特别空旷,根本不是用来住人的。


    我看了看周围地面上的灰尘,没有脚印或者其他人来过的痕迹,就放心地走到那几张纸前看了看,纸张上什么都没有写,虽然已经旧的泛黄,但质量还是不错的。纸张上角落里的编号引起了我的注意:


    02200059


    我皱了皱眉,心说日了狗了又他娘的跟裘德考那糟老头扯上关系了?我想了想,把几张纸都捡了起来,抖了抖灰,揣到了衣兜里。


    我打算先去上锁的那个房间看一看,那里有线索的可能性更大。我绕开了那些杂物往里边的房间走去。 


    走到那个上锁的房间旁,我用力推了推门,发现锁上了,就用袖子捂住口鼻,抬脚使劲踹开门。


    已经腐坏的木门发出巨大的开裂声,应声而倒,露出的通道右手边有一道门,应该是房间自带的独立厕所。我想了想就打算先去这边看看。 


    我走上前,手握住卫生间的门把缓缓转动,开了门走进去。一股浓烈的尸臭味弥漫开来,我再次皱眉心道不会这也有死人吧?


    我镇定下来,我仔细看了厕所的布局。墙壁上有道通风窗,已经被人从外面砸了个稀巴烂,地上的碎玻璃还沾着干涸的血迹。我找了半天也没发现尸臭的来源,目光落到盖着马桶盖的马桶上面时,一个激灵,知道尸体在这里头。 


    我立刻退出了卫生间,关上了门。刚松一口气,我就听见大片玻璃碎裂的声音从楼上传来,心里一惊。能来这里的人,必定也是来找那条线索的,只敌非友。


    要是在其他时候,我早就脚底抹油溜了,但现在不行,这个线索对我来说至关重要,我必须得到它。


    我立刻掏出枪来上膛,冲出房间把枪对准了窗口。手心被冷汗浸湿,心跳得很快,深吸了口气,再次握了握手里的枪,默念了句祖宗保佑,别是什么能打的货。


    一个黑影从窗子窜了进来,我马上扣动扳机开枪,我的枪法经过训练还是比较准的,但那人根本不怕我,好像早就料到我会开枪,往下一躲,轻松躲过了我的第一枪。我紧接着又连开了几枪,都被他轻松躲过,我心里一凉,心说今天恐怕是要在这归位了,不知道看在我我没伤到这人的份上,他能不能给我留个全尸。


    我最后一颗子弹也射完了,暗骂自己怎么这么大意,带一把枪就来了,这回栽跟头了。那人站定,一双熟悉的眼看着我,也是明显的一愣,万万没想到是我的复杂表情。


    我也愣住了。


    是那张变成灰我也认得出来的脸。


    操他大爷的!他娘的是闷油瓶!


    我几乎以为我见鬼了,他不是进青铜门了?怎么又在这里了!?我的心里五味交杂,怒火中烧,立刻就想冲上去给他两拳。


    闷油瓶的那张死人脸又恢复了面无表情,我怕他跑了,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去。他这回倒是乖得很,没想跑,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我,也没问我为什么在这里。


    我再次被他骗了,火的不行,扬起拳头就要给他一拳,等打到他脸上时,已经没了力气,只微微把他的头推歪了一点。


    日日夜夜里我对这个人的思念瞬间迸发出来,我咬牙切齿的揪住他的衣领,死死的盯着他,确认着他已经平安回来的事实。


    太多汹涌的情感惹得我心口发赌,闷油瓶平静如水的眼睛看着我,我渐渐脱了力,把脸埋在了他的肩膀上,呼吸着他身上久违的清冽气息。


    平平安安回来就好了。


    我又醒了。


    我知道是梦,仍然忍不住沉浸在里面,无法自拔。手还在颤抖,又是一段几年前的回忆了。


    那时候闷油瓶还在,我还清楚的记得我们之后度过的每一天,可是最后他还是走了。我也渐渐释然了,回不回来都无所谓了,只要我知道他活着,他平安就行了。


    虽然这不能阻止我想他。只要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,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。


    我烦躁的点上了一根烟,不管肺里怎么抗议的发疼,依然急躁的抽着,周围好像还有着刚才梦里他身上的气息。


    长夜漫漫。


    -END-


【梦断魂劳解释】:睡梦中也在思想着,弄得神魂不宁。(by百度百科)
 


 


 

Masquerade:

荒木飛呂彦の奇妙なホラー映画論
- 2013.11.17 -
岸辺露伴 @ 管理人
Photo by 阿傀
staff sagi & 愛姆

重拍彩圗,所以没几張ww
不過超好笑的wwwwwwww
ジョジョの奇妙なmodel風ww

Trick or Treat❤ 

最後放一張原色w

星月starry:

奥尔菲斯之窗

尤里乌斯CN:星月

当你站在奥尔菲斯之窗前,将会和第一位映入眼帘的女性坠入恋情。但,那将注定是一场悲剧......

又是一部冰柜作品~嘛!我真的是冰封战士~没关系,我习惯了!关爱冰封战士,人间有真情,人间有真爱!所以,当冰封战士向你卖安利的时候,请吃下去吧~

在魔都的拍摄超开心,因为认识了酱油太太,意外的投缘啊~这都是上天的安排啊~魔都的植物园就是秀气啊!